咔咔

小学生作文存放地wwwww
微博:http://weibo.com/u/2733273132
↑欢迎来搅基【何。

【双花】逆光

01.

 

张佳乐第一次见到孙哲平的时候,正好因为抢BOSS而被人追杀。

“不就是抢了个BOSS吗,你们至于吗?”刚腾出手来打了几个字,就听见身后子弹和法术技能破空而来的声音。张佳乐连忙操作着角色,也不转视角,就这么听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躲着技能。

好不容易跑到一个有岔路的地方,张佳乐在身侧丢下几枚手雷,趁着手雷炸开的掩护顺势转进了旁边的巷子,然后就撞上了提着重剑正向外走的孙哲平。

“哎我说你,别卡我位啊,我有事儿呢,快让我过去!”张佳乐也顾不上打字,直接开了语音。

电脑那头的孙哲平听到耳机里传来活力而张扬的少年声音,愣了一下。

“你跑什么呢,有人追你?”

很有磁性、很温暖的声音。张佳乐走神想着,嘴上却是没有停歇。“抢了个野外BOSS,十几个人追了我大半张图,哎我说我们没仇吧,快让我过去!”

“怕什么,有人追,打就是了。”这家伙,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一样,孙哲平心里想,嘴上却是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疯了吧?人家十几个人呢!”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张佳乐急道。

“人多打着才刺激。”仿佛听见狂剑士轻笑了一声,分不清那是因为不屑还是太兴奋。

 

也不知是跑久了觉得实在太累,还是被狂剑士的话激起了心底的热血,张佳乐鬼使神差的竟没有丢下这个刚见面就说要帮他打架的疯子独自逃跑,就这么跟着他走回外面,隐藏在他身后的阴影之中。身前的狂剑士比他高半个头,手中重剑斜指身旁,背部微微弓起,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

“上了,掩护我!”对方的人刚刚出现在视野里,就听见进攻的指令。狂剑士向前冲锋了几步,然后高高跃起,重剑狠狠的砸进对方的人群中。

张佳乐心里暗暗惊叹这人的勇猛,手上却也不敢闲着。先点了一个组队邀请过去,接着双手不断地甩出一枚枚手雷,各色火光带着烟雾炸开,烟雾内的人视野渐渐变得模糊,分不清身边是敌是友,只能胡乱丢着技能。

烟雾缭乱中,和张佳乐组了队的狂剑士丝毫不受影响,小心地躲避着技能,手中重剑挥舞,带起血花飞扬,偶尔有几缕阳光被剑身折射出一些绚烂却不冰冷的光线,煞是好看。

 

两人技术本就都不错,临时的配合也意外的默契。追兵接连损失了好几人之后,对方的指挥终于下令撤退。

 

“你真是个疯子。”虽然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可张佳乐却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再动。索性让角色站在原地,自己缩进身后的沙发,开着语音说话。

“那你有没有兴趣一起疯一把?”话语像是调侃,但听他的声音,却又不像在开玩笑。

“怎么说?”

“你打得不错,怎么样,有没有意向一起组个战队?”狂剑士走到他身前,对他伸出右手。

“哦?打职业赛?和你吗?”听上去好像挺有意思的。

“嗯,就像刚才那样,我来冲阵,你来掩护,我不会让他们活着走到我的身后。”仍然是淡淡的语气,却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

下意识抬了抬视角,对上他的眼睛。虽然隔着屏幕,却仿佛看见那人坚定的眼神。

 

那一瞬间,张佳乐忽然觉得,游戏里虚拟的阳光也像真的一般,晃得人睁不开眼。

 

 

02.

最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战队里都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不足20平米的出租屋里,吃着泡面,回放着每天在竞技场的PK视频,一起讨论着技能、装备、以及对战队未来方向的规划。

时值网游产业发展初期,就算是职业联盟都还没有出现系统的、针对职业选手的训练模式。两人只能不断的尝试可能有效的方法,一点点摸索着,并肩前行。

两台电脑并排放在桌上,每天大部分的时间他们都泡在游戏里。有时也会互相PK几把,但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增加,张佳乐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平时的训练都是按照孙哲平的节奏展开,而张佳乐也已经习惯了去配合他的攻击方式,跟随他的移动轨迹。一下子变成了对手,竟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没关系,我们会是最好的搭档。

 

闲下来的时候也会出门走走,张佳乐喜欢彩色的衣服,说是看着鲜艳的颜色心情都会好起来。只是当时两个人都没有其他工作,每天宅在家专心打游戏,家里给的生活费交了每个月的房租和水电费也只能勉强够吃饭,因此常常是逛了一整天,却什么也买不了。

有天晚上入睡前,张佳乐突然说:“老孙,我小时候一直想,等有钱了,我要买好多好多的衣服,一天一个颜色,一整年都不带重复的,多带感。”

然后他问:“老孙,你的梦想是什么?”

孙哲平连想都没想,仿佛这答案早在他心中扎根好久。

“我要拿冠军。”他说要,而不是想。

张佳乐最喜欢孙哲平的性格,说做就做,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不像自己,做个决定总是需要好大勇气。

但是在孙哲平身边的时候,这种犹豫似乎从没有存在过,最开始的时候,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有问,就和他一起组了战队。

“我决定了,”他从床上坐起来,扭头看着孙哲平,“我要陪你拿冠军。”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这本该是每个战队最艰难的时期,可是他们却一点儿也不觉得辛苦。少年满怀着希望和梦想,和喜欢的人一起做着喜欢的事情,就算回忆起来,也全都是快乐。

 

张佳乐一直觉得,他们会一直在一起生活、游戏,这样的日子可以持续很久很久。他相信孙哲平也是这么想的。

当时的他们都从来没有想过,会分别这件事。

 

 

03.

第二赛季之后,很多事情都开始步入正轨。

他和孙哲平的双花组合在赛场上逐渐崭露头角,被不少业内人士看好,赞助和代言的合约也纷至沓来。战队有了处理游戏之外大小事务的人,很多事都不再需要亲力亲为,也终于可以心无旁鹭的训练。

第一次进入训练室里的时候,张佳乐激动得差点打翻角落的饮水机,然后被孙哲平一把拎回来,“都是副队长的人了,沉稳点儿。”

虽然也有了宽敞的个人宿舍,但两人仍然住在一个屋子,每天训练之后,坐在电脑前一同复盘。

很多事情一旦习惯了,再想改变就变得很难。

 

每天的训练逐渐变得规范,也几乎不再有时间到网游里瞎混。张佳乐偶尔会有些怀念以前只有两人并肩作战的时光,他不需要考虑复杂的战术,不需要在意全局走势,只需要跟在那个人身后,和他一起大杀四方。

其实张佳乐遇到孙哲平之前,在网游里一直都是独自闯荡,他的个人风格也比孙哲平更加突出。就算遇到孙哲平之后,他的掩护攻击,也是以攻击为主,掩护为辅,并不需要他在打法上做出什么巨大的改变。

 

但是随着进度进入到团队训练后,一些问题也就随之暴露出来。

 

随机分配的5V5内部团队赛,张佳乐和孙哲平的配合仍然无可挑剔,但是同组的另外三人却显得有些跟不上节奏。

那一场最后还是赢了,但是张佳乐和孙哲平都感到前所未有的累。到最后几乎是2V5的战局,大家都是职业水准,这和网游里打菜鸟玩家可不一样。

 

第二局的时候,张佳乐和孙哲平分别在两队,结果状况却更加糟糕。

孙哲平冲阵的节奏太快,那边的治疗完全跟不上。身边又缺少了一直以来的最大的掩护依靠,直接暴露在对方五人之中,毫无疑问的第一个就被集火带走。而张佳乐这边,虽然是赢了,却感觉自己从头到尾只是乱丢了几个技能,完全没有明晰的攻击方向。

 

两轮对战结束,训练室的气氛也有些沉重,最后还是作为队长的孙哲平站起来总结了两句。

“我和乐乐跟大家的节奏有些脱节,我们会想办法协调,离下赛季还有很长的时间,大家继续加油。”

 

那段时间张佳乐和孙哲平认识以来第一次吵了架。

孙哲平想改变一直以来由他掌控节奏的打法,他的节奏感一向乱七八糟,交给节奏感更好的张佳乐,或许能更能协调整个战队的节奏。

那天他说话的时候,张佳乐居然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自己一直认为不可能在这个人身上出现的,低落的情绪。

而让孙哲平吃惊的是,不管他如何劝说,一向温和的张佳乐这次却说什么也不愿妥协。

最后张佳乐恶狠狠地摔门而去,一个人跑到隔壁没人的单人间住了好几天,就连之后的训练都赌气没去。

 

很久之后孙哲平才意识到,更多的时候,张佳乐其实是一个需要别人去迁就的人,那所谓温和的一面,有且只有他一人见过。

 

缺少张佳乐的那几天训练,百花的其他队员也逐渐意识到双花组合对于团队的重要性,如果让他们其中一人放弃现在的位置转而配合全团,团队收益只会不增反减。

最终队员们和孙哲平商量,以他们俩的攻势为核心,剩余的队员则负责尽量延缓对方的支援,然后将对方逐一击破。

 

战队的问题终于解决,可是身边的座位却还是空无一人,孙哲平叹了口气,让大家继续完成剩下的训练,然后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拿了备用钥匙打开隔壁宿舍的门,正好看见张佳乐在竞技场里PK,键盘鼠标按得啪啪响,仔细一看,对面还是个狂剑士。

孙哲平嘴角抽了抽,心想这几天他不会都在做这个事吧?

 

近乎碾压的战斗很快便结束,张佳乐取下耳机,转过头看见他,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挑衅的指了指电脑屏幕,斜起眼角看向他。

孙哲平被这个眼神看得不知为什么有些焦躁,一把拎起他,然后用力揉他的一头乱毛,“看什么看,你哪次赢过我。”

张佳乐被他拎着一言不发,过了好久,才听见他闷闷的声音,“孙哲平,我控制不了你的节奏。”

“那就交给我。”他的声音里恢复了张扬与霸气,如同当年他们第一次见面。

 

其实张佳乐并不介意改变打法,也无所谓做不做队伍的核心,甚至对所谓联盟第一弹药专家名头也丝毫不感兴趣,这些虚无的东西对他来说一点儿也不重要。

他只是想站在那个人身后,和他在一起并肩作战。看着他坚定的背影,自己的心中也充满勇气。

但是孙哲平来找他商量改变打法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害怕。

他害怕孙哲平不再是那个勇往直前不顾一切的孙哲平,那么紧跟其后的自己,大概也会迷失方向。

 

“明天不准再无故不参加训练了。”孙哲平本来想拿出一点儿队长的魄力,却发现只要对着他,就怎么也凶不起来。

只好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然后终于有些艰难的开口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

“乐乐,对不起。”

 

 

04.

第三赛季之后,张佳乐和孙哲平的打法收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繁花血景。

 

媒体天花乱坠的形容他们如何在季后赛中大放异彩,一支枪、一柄剑,所向披靡无人可挡。但是很可惜,他们最终还是败在了当时的王者嘉世手中,成就了对方的三连冠。

 

“就差一点儿啊……”张佳乐看着屏幕上跳出的荣耀两个大字,低低叹了口气,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有些不知所措坐在选手席椅子上,外面的欢呼掌声如潮水,而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就差一点儿,就能实现我们俩的梦想了。

 

“只差一点了。”孙哲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边,“明年我们回来拿冠军。”

明明是同样的话,可是从孙哲平的口中说出来,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悲伤。

“恩,明年我们回来拿冠军。”张佳乐顺着他的话重复了一遍。

 

总决赛结束之后便是难得的假期,战队的人也都陆续回家去了,平时热闹的训练室顿时冷清了许多。

“乐乐,今年你不回去吗?”孙哲平刚认识张佳乐那会儿,他就已经一个人出来住了,这么久了,倒是没怎么见他回过家。

“我家老头子觉得我打游戏是不务正业,回去肯定也就是一番说教让我改邪归正。倒是你,今年不回去看你奶奶?”孙哲平的奶奶张佳乐是知道的,孙哲平很孝顺她,每年都会回家陪她。而他的奶奶没事就会给孙哲平寄大包小包的零食,不过这些零食最后大部分都进了张佳乐的肚子。

“和奶奶通过电话了,她让我好好努力,争取拿个冠军回去过年。”孙哲平说。

“那一起加油。”张佳乐其实是有些开心的,战队真正建立起来之后,像这样只有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日子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今晚去吃步行街那边那家米线怎么样?”张佳乐提议,然后看到孙哲平有些诧异的眼神,又补充了一句,“很久没去了,有点怀念。难得有个休假期,训练也不差这一会儿。”

“好。”孙哲平答应道。

 

张佳乐以前很喜欢那家米线,但是最初的时候,一碗米线对两人来说几乎可以算是奢侈品,只有在一些值得庆祝的日子才会去。后来战队里有了食堂,有时候训练又忙,那家店也就很少再去了。

步行街离战队所在的位置并不远,走路10分钟就到了。两人走到那家店的时候正好是吃饭的时间,小小的店里挤满了人,好不容易才寻到两个位置。

张佳乐其实并不是很能吃辣,但是每次吃米线都会放很多的辣椒油,红红的一层漂浮在汤面上,辣得额头鼻尖上都是汗。

孙哲平拿了瓶冰水给他,看着他一口气喝下半瓶水然后得救的表情,有些好笑地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张佳乐想,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那一整个假期,孙哲平和张佳乐基本上就只做了一件事。

他们在研究一个视频,总决赛时百花对嘉世的视频。

或许是因为那个从不出现在公众视野里,这次却意外接受了采访的叶秋大神所放出的那句嘲讽。虽然心有不甘,但他们也觉得,应该还是有一些地方有缺陷,所以才会被叶秋打爆。

进度条反反复复拖来拖去,却始终发现不了问题。

张佳乐莫名的有些烦躁,他一直觉得他们的配合是完美无缺的,就算被叶秋破解了,他仍然这么觉得。

不然为什么整个职业联盟,只有叶秋一个人赢过他们?

正想着,孙哲平却暂停了视频。

“你找到问题了?”张佳乐问他。

“没有,”孙哲平说,“但是就是因为始终找不到,所以我觉得,大概只是因为,他太强了。”

张佳乐有些惊讶,他第一次听见孙哲平这样评价一个人,而那个人还是他们的敌人。

“只不过,他强,我们比他更强就是了。”孙哲平说。

 

接下来的训练,孙哲平就像打了兴奋剂一般。不论是冲锋还是攻击的节奏,都比之前快了很多,即便是与他向来默契的张佳乐,都觉得有些跟不上。

尽管很能理解他急切地想打败叶秋的心情,但是张佳乐还是有些忍不住想提醒他。

“老孙你慢点儿,小心手受不了。”

 

孙哲平听到这话的时候楞了一下,但还是下意识放慢了速度,然后答应他,“好。”

 

只是在那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张佳乐都在后悔,自己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05.

第五赛季。

那是张佳乐最不愿回忆的一段时光。

哪怕是几年之后,因为自己一个疯狂的举动所带来的众叛亲离,都不及那一年的回忆来得疼痛。

  

孙哲平突发手伤,训练暂停,然后,黯然退役。一切都是这么突然,而这一切,他居然全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孙哲平的手伤已经那么严重。他记得自己明明有提醒他,让他放慢速度,督促他做手部放松的操。他想起最近的训练,偶尔会看见孙哲平揉着手指关节,眉头紧锁。

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催他去检查呢,或许这样就不至于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了吧。

张佳乐自责地想。

  

孙哲平也从来没有向张佳乐透露过自己的手有受伤的情况,甚至于从没有和他商量过,而如今也没有带走他的任何东西,就这么孤身一人离开了。

张佳乐不抱希望地拨打他的电话,果然已经是空号码。孙哲平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佳乐想狠狠哭一场,可是他知道那人一定会嘲笑他。

 

他觉得自己心里从未如此坚定的想去做一件事,他要拿到冠军,然后找到那个人。

他一定要问他,这不是你最想要的东西吗,为什么你还没有拿到就走了。你不是最讨厌逃兵了吗,为什么你一个人丢下百花就走了。

为什么,你丢下我就走了。

  

百花的队员们都说,他们平时总是嬉皮笑脸没心没肺的副队长张佳乐,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沉稳的队长。

只是,百花的队员从那一天起,再也没有看到他们的队长像从前那样笑过。

  

那年的比赛,不论是上一届的冠军霸图战队,还是一直以来他们最大的敌人嘉世战队,都没有进入总决赛。进入总决赛的是一支新队伍,微草战队。

那时的百花已经是联盟数一数二的强队,尽管缺少了一直以来领头冲锋的狂剑士,但是他们的队长张佳乐一改之前的掩护打法,攻击狠辣果决,凭借着手雷的掩护和高爆发伤害,成功的将百花带进了总决赛。

所有人都觉得,冠军就在眼前。即使微草的队长王杰希是去年的最佳新人,他也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

  

可是最后,他们还是输掉了那场比赛。

  

张佳乐坐在选手席位上,这一幕对他来说如此熟悉,却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再一样。

他向半空中伸出双手,仿佛想抓住些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抓不住。

只是仿佛听见有个声音对他说,“只差一点儿了,明年我们回来拿冠军。”

  

孙哲平,如果你在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是这样了?

  

  

06.

距离孙哲平退役已经一年多,可是仍然没有听到他的丝毫消息。张佳乐想,这人就连玩个消失都和他的打法一样,好一个干净利落。

训练营里每年都会有很多新来的狂剑士学员,战队也不断地向张佳乐暗示,应该提拔几个有潜力的狂剑士学员,外界的媒体也都在持续关注着落花狼藉的账号卡今年会由谁来接手。

但是第七赛季的时候,百花提拔的新人使用的账号却是一个与百花历来的核心打法毫无关联的职业,流氓德里罗。

  

抵不过战队高层的压力,张佳乐去训练营看过一眼。只一眼,他就知道,没有人可以控制落花狼藉,更无需谈重现他们的繁花血景。

因为除了孙哲平,没有人可以控制自己的节奏。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张佳乐第一次见到了唐昊。当时唐昊作为同期训练营里成绩最优秀的学员,免不了被负责人一番推崇。于是张佳乐就站在他身后看他和人PK了一场,唐昊倒是也没有因为张佳乐的出现就有什么特别的情绪波动,操纵着游戏里的角色,提着板砖就冲向了对方。

那是一场几乎没有任何战术走位,只有单纯的技巧比拼的PK,但是唐昊的战斗风格,却让张佳乐觉得有几分熟悉。

那股狠辣疯狂的劲,像极了当年的孙哲平。

 

张佳乐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好像不管什么事,只要和战队有关,自己都一定会想到他。 

即使他已经不在战队,这个战队也处处充斥着他的影子。偶尔也能听到别的成员议论,说还是以前孙队在的时候好,那时候训练没有这么严格,战队的氛围也极少会像现在这样让人觉得有些沉重。

张佳乐并不介意战队的成员如何议论他,他自己也明白自己不算是一个称职的队长,甚至在以前的时候,自己都不算一个合格的副队长。那时的他只知道每天和那人一起战斗的日子充实又快乐,除此之外,他根本不知道那人要做的事情其实那么多。

事实上当他真正当上队长之后,才知道孙哲平以前的压力有多大。

训练课题、战术部署、人员分配,所有的事情都必须由他决定。每一场比赛的输赢,不论结果如何,也都是由队长承担起全部的责任。一开始的好几次赛后发言,张佳乐都没有上前接受采访的自觉,身边的成员提醒了好几次,他才想起,那个总是站在他身前的人,已经不见了。

    

“真的好累啊……”张佳乐把自己扔到宿舍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出神。虽然已经过了一年多。宿舍的格局却基本还是原样,孙哲平留下的东西他一样也没有扔,他的衣服挂在柜子里,叠得整整齐齐。那两台电脑仍然并排放在桌上,只是其中一台的键盘上已经浅浅的积了一层灰。

张佳乐一直都觉得孙哲平会回来,他一直都幻想着那个人有一天会再打开宿舍的门,然后揉揉他的头发说“乐乐,今年我们一起拿冠军。”

也不是没有他家里的电话,但就是始终不敢拨过去。有一次狠下心等到了电话接通,听到那边有人接起来喂了一声,顿时手忙脚乱的挂掉。

虽然事后想起来,那明明只是个陌生的声音。但他还是害怕听见孙哲平亲口对他说,“乐乐,我再也不能回去打荣耀了。” 

那些自从遇到孙哲平之后都消失了的软弱,随着他的离开,仿佛一瞬间又全都回到了自己身上。 

    

  

07.

像这样一个人漫无目的又苦苦支撑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第七赛季结束。 

    

总决赛的时候,百花战队第三次在离奖杯最近的位置输掉了比赛,张佳乐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崩溃了。

他觉得窗外的掌声和欢呼仿佛都化作了讥讽,穿过隔音玻璃狠狠的刺进自己的耳朵。

张佳乐骨节分明的手指遮住眼睛,肩膀不住的颤抖着,身体有些不受控制地弯下腰去,透明温热的液体从指缝中滚落。 

他觉得自己再也撑不下去了。 

   

参加赛后记者招待会的时候,张佳乐的眼睛还有一些泛红,底下八卦的记者们正构思着明天如何写一个“百花队长张佳乐三次错失总冠军泪崩当场”这种绝对抢眼的标题,却听见台上的张佳乐平静的开口。

“和百花在一起六年了,很感谢这六年来战队的栽培和大家的支持。很抱歉辜负了大家的期望,担任队长的这三年里,我什么也没能带给百花。”

他停顿了一下,在人群中看了好几眼,仿佛想从中找到那个根本不可能会出现的人。

然后他轻声说,“我决定,退役。” 

   

   

08.

临时决定的退役在粉丝们中间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争论的帖子在论坛里直到正式比赛都没有消停,但是当事人张佳乐却完全没有去关注。

退役之后他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在离战队不远的地方买了一间房子,把东西全部搬过去之后,每天睡到中午自然醒,起来吃个泡面,在家看看电视,或者出去逛逛街。也偶尔会上网,但是却很少看荣耀相关的东西。

张佳乐一直以为,经过第六、第七赛季整整两个赛季的低迷和消沉之后,又卸下了一身包袱,自己应该已经放下了一切,变回了正常的那个张佳乐。

至少,是遇到孙哲平之前的张佳乐。

  

虽然他仓促的退役决定被很多人指责说意气用事,但是也仍然收到了许多祝福。张佳乐觉得,自己的故事应该就这么结束了才对。

可是闲下来之后,却发现自己除了打游戏,好像什么事也不会做。

无所事事的日子持续了大概半年,张佳乐却觉得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因为没有目标和热血的日子,没有荣耀的日子,实在是太难熬。

看来这辈子都跟荣耀分不开了,他一边自嘲的想着,一边拿了一张新的账号卡,登陆了游戏。

怀着因为突然退役而对百花的一点愧疚,他重新建了一个弹药专家的账号,然后加入了百花所属的百花谷公会。偶尔帮忙打打副本,抢一抢野图BOSS,就像是加入战队之前那样,安心做着他的网游玩家。

   

但其实如果问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他大概还是会回答,想拿一个冠军。 

遇到叶修的时候,即使是多年的老对手,他也不得不心生佩服。那样的年纪却要到挑战赛里重新来过,这样都还没有放弃,自己当时贸然退役果然还是有些轻率了啊。

只是现在的自己也已经快走到职业生涯的尽头,各大战队的核心已经确定了很多年,也不乏更优秀的新人加入,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自己一席之地。若是再次回到百花,也只不过是徒增感伤罢了。叶修的提议他也确实有一点动心,但是冷静下来细想,想要拿冠军,加入兴欣这种需要在挑战赛里挣扎一年的队伍,显然不明智。

   

直到那天韩文清找上他,和他谈起了霸图的夺冠计划。

事实上,张佳乐对于找上他的居然是韩文清这件事感到有些吃惊。他们也算是老对手了,韩文清从职业联赛最初就担任霸图的队伍核心,这位霸图队长只会做对带领霸图走向胜利有帮助的事情,即使年纪大了状态下滑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弃过。

然而这次,他不仅主动邀请了自己,还提出了一个让他几乎抗拒不了的诱惑。韩文清告诉他,霸图将会收购百花缭乱的账号卡,即使离开了百花,张佳乐也能和他的角色共同战斗。

如果要问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有什么比冠军更重要的东西,那么一定是陪伴他们共同战斗的那个角色。 

只是张佳乐不解,这样对于霸图又有什么好处?虽然联盟现在确实没有比他更出色的弹药专家,但是现在的霸图也并不处于迫切的需要一个弹药专家的情况。相反的,如果突然加入一个弹药专家,那么他们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磨合与适应的问题。

仿佛是明白他心中的疑问,电话那头的韩文清说,“老林已经在着手转会程序了,要是你来了,这赛季的冠军非我们莫属。”

林敬言吗?听到这里,张佳乐总算是明白了。从前的第一流氓、拳皇韩文清、战术大师张新杰,如果再加上自己,霸图这几乎是全明星阵容,磨合与适应的情况在他们这些老将眼里几乎不存在。虽然除了张新杰,三个人一个比一个年纪大,但是丰富的经验,至少在这一两年内也足够弥补手速上的缺陷了。     

正在胡思乱想,又听见听筒那边传来另外一个声音。

“张佳乐前辈,孙前辈还在打游戏。”

 

 

09.

孙哲平还在打游戏。

 

张佳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

要说愤怒吧,其实他比谁都开心。他们这群人说的打游戏,当然不是网游中下个副本打个竞技场,孙哲平还在打游戏,他还没有放弃……难道他的手已经恢复了?想到这个可能,张佳乐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可是要说开心吧,那人当初一走了之,之后又这么多年没有联系,现在连他的消息都只能从别人那里得知,心里说一点也不埋怨那绝对是假的。他甚至不知道这么多年不见面,那人究竟还记不记得他。

光是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张佳乐心中已经闪过千万种念头。而最急切的那个念头,却是想第一时间见到那个人。

“我答应。”他对着听筒那头说道。

原来他以为的放下,真的只是他以为而已。

 

加入霸图之后的日子,几乎可以用众叛亲离来形容。尽管这些都在他预料之中,却还是有些伤感。好在战队里的人都对他很不错,自己本身也不是一个太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倒是也没对情绪产生什么影响,这让担心他的队友们都松了一口气。

近距离和霸图的队长韩文清打过交道之后,他发现韩文清和孙哲平有很多地方都很相似,比如那种有些疯狂的战斗方式,比如对于冠军的渴求,还有一往无前的精神。

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又变回了那个不再畏惧向前的自己。

 

正式复出加盟霸图的记者发布会上,他谢绝了韩文清的陪同,一个人面对着记者们有些尖锐的问题。像这样承担着压力的日子并不是没有过,只是这次自己至少不再是一个人。

“我有一些必须要去追求的东西。”张佳乐回答道。他看见那些记者的脸上浮现出鄙夷和不屑,但是这些完全不足以影响到他。

“很重要。”他看着他们的眼睛,坚定地说,“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发布会结束后,张佳乐看见三位新队友远远的走过来,心里久违地感到了温暖。向他们招了招手,小跑过去,然后就见韩文清对他伸出了右手,说:“欢迎加入霸图。”

韩文清身后的灯光太耀眼,张佳乐觉得,他几乎要看不清面前韩文清的脸。

依稀记得,好几年前,也有一个人,也是这样逆着阳光对他伸出右手。然后问他:“你打得不错,怎么样,有没有意向一起组个战队?”

 

10.

正式加入战队之后,偶尔也还是会到网游里打个酱油。张佳乐不是没有想过,既然孙哲平还在打游戏,即使他不再刻意去寻找,他们也一定能有再相见的机会。

只是他从没想过,他们再次相遇竟会是这样的场景。

 

因为兴欣不分敌我乱打一通,他不得不和于锋联手抵抗,结果却在不经意间打出了繁花血景的配合。但是张佳乐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繁花血景。因为节奏自始至终都由他掌控着,这样的繁花血景只是具有迷惑性,却并没有应有的杀伤力。

但是,或许职业选手们能看出其中细微的不同,围观的普通玩家却并不清楚其中的区别。尤其是盼望繁花血景再次盛开已经好久的百花谷的玩家们,看到这一幕,长久以来积蓄的情感再也抑制不住。百花谷的玩家中不断的有传出哭喊声,人群也有些骚动起来,场面顿时变得有些混乱。

张佳乐呆站在原地,看着失控的局面也有些不知所措。却听见旁边有人开口,声音里同样有一丝惆怅。

“不管怎么样,再也回不去了呢。”

转动角色的视角,看到是叶修,张佳乐心中了然。自己好歹只是抛弃了母队,而他却是要与自己曾经一手带领起来的队伍争个你死我活。这样的事情,即使是被称为荣耀之神的叶修,也还是会有些伤感吧。

 

是啊,再也回不去了呢。

刚才的一瞬间,张佳乐差点被满满的负罪感淹没,几乎就要怀疑自己复出的决定是不是错误的。

只是就算是错误的又如何呢,既然做了决定,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坚持下去。

状态下滑的韩文清和林敬言没有放弃,要到挑战赛里重新来过的叶修没有放弃,甚至手伤不知道有没有痊愈的孙哲平都还没有放弃。自己又怎能一次次地逃避。

为了冠军!

下定决心,张佳乐抬起枪口,瞄准于锋的狂剑士,两人近在迟尺,张佳乐看见有红色的液体飞溅出来,染红了屏幕的一角。

他知道或许这一枪之后,自己在百花众人的心中将永远处于对立面,再没有可以挽回的余地。但这是他的决定,也是他能为百花最后做的一点事。明眼人都能看出,于锋是为了核心位置去了百花,但是即便他是众人期待已久的狂剑士选手,百花却仍然没能真正接纳他。张佳乐相信在这之后,于锋将真正成为百花的精神寄托。他相信他现在做的事,不论是于锋还是百花,都会好好把握住。

他听见于锋对他说谢谢,他听见百花谷的会长高喊着“给于队刷血”,他看见曾经挡在自己身前守护他的百花谷玩家们不顾一切地向他扑过来。他仿佛能感受到他们的心痛与疯狂,因为这样的感觉,自己也曾经独自承受过。

张佳乐闭上眼睛,他觉得或许让他们将自己的角色撕成碎片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过了好久,却还没有听见系统提示死亡的声音。张佳乐有些诧异的睁开眼,却看见了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却以为再也不会出现的一幕。

 

他看见一个狂剑士挡在他身前,将冲过来的百花谷玩家悉数斩杀了个干净。明明是个陌生的ID,但是如此粗暴狂野的狂剑战斗方式,却让他觉得不能更熟悉,几乎脱口就要喊出那人的名字。

“孙哲平,你还是那么疯。”张佳乐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他不愿让任何人知道的、自第五赛季之后就好好藏起来的软弱,在终于见到孙哲平的这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

明明想好再见到他的时候,一定要问他为什么当初要不辞而别。

明明想好在见到他的时候,一定要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和自己联系过。

明明想好再见到他的时候,一定要问他为什么当初要丢下自己一个人。

 

可是真的再次见到他之后,这些问题仿佛都不再重要,他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那个人回来了,他们又能一起并肩作战了,真好。

 

枪响,雷鸣,剑起。

这是属于他们的,繁花血景。

 

 

-END-

 


评论(1)
热度(44)
©咔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