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咔

小学生作文存放地wwwww
微博:http://weibo.com/u/2733273132
↑欢迎来搅基【何。

【双花】逆光番外·剪影

01.

孙哲平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不对劲的时候,第五赛季已经打到一半了。

事实上好几个月前,他就已经开始感觉到手指关节偶尔会隐隐作痛,只是当时并不是特别严重,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练习的时候,无名指指节忽然间狠狠地抽了一下,痛得孙哲平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向后缩了一下。

身边的张佳乐连忙问,“怎么了?”

“没事。”孙哲平不动声色地回答,只是在接下来的操作里,尽量的避免使用无名指。

 

当天下午,孙哲平找了个借口出门,然后独自一人去了医院检查。

拿到结果的时候,他一个人在医院的长廊坐了很久,从来都很稳的手指交握着搭在腿上,居然有些颤抖。他的脑子里全都是刚才和医生的对话,重复盘旋让他觉得有些眩晕。

 

“你的手已经不能再适应高强度的比赛了,否则整只手都会废掉。”

“如果通过手术治疗,恢复的几率有多大?”

“以现在的医疗程度来说,基本为零。”

 

孙哲平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当他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他觉得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喘不过气。他有些茫然地拿出手机,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和一大堆短信,明知道来自于谁,却不敢点开。

明明这种时候最想听见他的声音,却又害怕让他担心。如果告诉他的话,说不定他会比自己更加惊慌失措,甚至会直接丢下比赛不理吧。

想到那人大概会有的反映,孙哲平轻轻笑了一声,然后拨打了另外一个号码。

 

“经理,我是孙哲平”

“我刚才在医院检查,医生说……我的手不能继续打职业强度的比赛了。”

“我想,接下来的比赛我可能不能参加了。”

“我决定……退役。”

 

乐乐,对不起。明明说好要带你拿冠军,可是这次我却要失约了。

 

在电话里和战队方面谈好退役解约的事情,孙哲平没有再回到战队。账号卡本来也是要留给战队的,钱包和证件也都带在身上,剩下的……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了。

仔细想了一会,孙哲平关了手机,把里面的电话卡拆出来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大概之后都不会再联系了吧,他想。

他不知道张佳乐会不会因此怨恨他,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坚决果断的离开,那人只会更加沮丧,更加难过,更加不知所措。他需要更快的成长起来,才能在短时间里成为那个带领百花走得更远的人。

 

而自己……孙哲平揉着隐隐作痛的左手,有些苦涩地想着。

而自己,大概要永远地退出荣耀的舞台了吧。

 

02.

孙哲平坐在火车站候车室的时候,乘客等待席里那个播放热点新闻的小电视正好在转播百花当晚临时召开的发布会。

电视里的张佳乐站在战队发言人身后,脸上的表情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但是众人都能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就像刚才,站在他身边的小队员提醒了他好几次,他才回过神来回答记者的问题。

“张队长,百花一直以来都是靠你和孙哲平的双花组合制胜,现在缺少了他,你们接下来的比赛会如何部署呢?”有记者在问张佳乐。

“我……不知道。”张佳乐有些不知所措地回答,看得孙哲平觉得心口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

“那么你觉得战队方面接下来会尽快找一个接手落花狼藉账号卡的狂剑士选手吗?你会和新选手一起打出新的繁花血景吗?”记者仍然在追问。

“不会!”听到这个问题,张佳乐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个分贝,就像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般。

看着电视的孙哲平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当然也不愿意看见张佳乐和别的狂剑士配合甚至是打出繁花血景,但是战队可不会这么想。落花狼藉这种神级账号卡,就算到训练营里随便找个人来使用也比放在角落积灰要好得多。繁花血景的打法虽然没能带领他们拿到冠军,但是现在联盟中除了叶秋还没有人能破解,因此战队一定会想尽办法去复制乃至重现这套打法。

心里似乎有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在蔓延,但孙哲平却深深感到了无能为力。

大厅里响起检票进站的广播,孙哲平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屏幕中那个朝夕相处了好几年,将来却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面的人。然后随着人流走向了车站,没有再回头。

只是他没有看见,发布会的最后,张佳乐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坚定的模样,还有他面对着记者们的话筒说出的,他想要传达给孙哲平的话语。

“孙哲平,百花会连带着你的份一起努力,我们会是冠军!”

 

03.

因为不想让家里的奶奶知道自己是受伤退役而为此担心,所以孙哲平并没有立刻回家。想着反正接下来的时间暂时也没什么事可做,索性从K市一路北上,在沿途的各个城市停留散心。

做了好几年足不出户的游戏宅男,许多事情都让他感觉很新鲜。而一路走来看到的不同风景,也让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他突然就想回到百花,把那个人从游戏里拉出来,然后两人一起四处走走,他觉得这样的生活甚至比拿冠军要有意思得多。

以前在百花的时候,每到假期闲下来张佳乐就爱拉着他出去逛街,只是那时的自己总是觉得浪费时间,于是最后都变成张佳乐留在战队里陪着他训练。现在回想起来,两人一起单独出门的时间真是少之又少。

不知道是不是朝夕相处太久的缘故,孙哲平觉得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也被张佳乐感染了几分多愁善感。偶尔下雨天的时候,他仍会想念那些和张佳乐一起的日子,也会时不时担忧那个倔强的身影。但他决不会因此停留,即使有所改变,孙哲平也依然是那个只会向前的孙哲平。

 

孙哲平在B市停留了很久,他很喜欢这座城市的风土人情。偶尔也会到小区边上那个网吧上网,B市这边是微草战队的主场,因此网吧里经常会转播微草战队的比赛。有一天经过网吧的时候,孙哲平看见门口的公告牌上写着“今晚7点将转播荣耀职业联赛第七赛季的总决赛。” 

已经第七赛季了啊,孙哲平感慨,他都没有意识到,距离自己离开百花已经两年了。

那一场正好是百花对微草的总决赛,他看见熟悉的百花缭乱,可是战斗风格却让他觉得有些陌生。若不是因为亲眼看见张佳乐走向选手席,他几乎要以为百花缭乱是不是换了操作的选手。他第一次知道张佳乐可以把弹药专家这个职业打得这么狠辣果决,仅凭一人之力就将微草的王杰希压得毫无还手之力。

可是……还不够。

为了更好的与团队融为一体,王杰希早已经将他那神奇的魔术师打法藏起,虽然看上去他被张佳乐打得够呛,可是百花的另外几人却也被微草的团队打得节节败退。

输了。

明明并不是自己在比赛,孙哲平却紧张得手心冒汗。身边的微草粉丝们早已高声欢呼庆祝了起来,孙哲平却仍然盯着转播的屏幕。团队赛结束之后,双方战队是要互相握手的,可是身为队长的张佳乐却迟迟没有出现。孙哲平想起第三赛季他们输掉总决赛的时候,张佳乐也是一个人在选手席里呆坐了好久,只是这次,自己却没有办法陪伴在他的身边。

随手打开了一台电脑,点开了百花的赛后发布会。听见张佳乐说退役的时候,孙哲平有些诧异。百花一直以来的消息他并不是没有关注,他一直以为张佳乐已经放下过去,却不想那人一直将过去的一切都扛在肩上,独自前行。看着视频里的张佳乐明明红着眼睛却故作平静地回答着记者的问题,孙哲平恨不得一秒出现在那人面前,将他拥进自己怀里,然后狠狠地揉他的头发。

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就好了啊。

 

04.

即使是受伤的这些年,孙哲平仍然坚持着每日的基础训练和职业选手的生活习惯。他一直坚信自己还能重回职业圈,但却从没想过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再见到叶修的时候,饶是孙哲平也不禁感慨了一下世事无常。当年风光无限的老对手,如今却要并肩作战,而且还是从挑战赛开始打起。对手里甚至还有曾经的豪门战队嘉世,尽管自己只是个打酱油的,但是孙哲平还是觉得,兴欣这种草根队伍走到最后的可能微乎其微。

“所以说你一定得来,”叶修说道,“这种充满挑战的事情你不是最喜欢了吗?”

“好,帮我报名!”总算是能回到职业圈了,孙哲平握了握拳。即使这些年因为伤痛不能继续比赛,也因为手伤的限制,令他无法加入什么豪门战队。可是他一天也没有放弃过拿冠军的想法,对他来说,可能性再低至少也是有机会的,正如叶修所说,没有什么比充满挑战性的事情更适合自己了。

 

后来在网上看到张佳乐复出加盟霸图的新闻的时候,孙哲平觉得心里仿佛有一块石头落了地。这些年他仍然没有与张佳乐联系,张佳乐退役后也鲜少再能看见与他有关的新闻。虽然知道那人不至于想不开,但是孙哲平还是有些担心他的状况,不过如今看来那人应该是真的收拾好了心情,才会复出加入别的战队吧。

虽然有些遗憾不能和他并肩作战,但是两人似乎都找到了新的起点和目标,这样好像也挺不错的。正在胡思乱想,却看见QQ弹出来一个消息。

君莫笑:“快上线,你老相好在被人围殴。”

没心思去吐槽叶修的称呼,孙哲平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都漏跳了半拍。虽然知道回到了职业圈两人终会碰面,但是却没想到居然来得这么快。五年不见,那个人甚至连战斗风格都变了,也不知他性格改变了多少,是否还是从前自己认识的那个他。

传送到叶修给他发来的坐标的时候,孙哲平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之中的张佳乐。

即使不再是熟悉的ID,即使那人的战斗风格都改变了,但是孙哲平还是能一眼就认出他。

看着他在一群头顶着“百花谷公会”的玩家之中操作着角色抬手扣动扳机,却并没有接下来的射击操作,孙哲平无奈的摇了摇头。感情这人只是逼着他自己改变了战斗的风格,心里却还是像从前一样犹豫不决。

重剑砸下,再次站在他身前的时候,孙哲平突然想起,当初他们第一次相见,好像也是如此光景。

 

所幸,兜兜转转,他们最终还是回到了彼此身边。

 

-END-

 


评论(1)
热度(19)
©咔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