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咔

小学生作文存放地wwwww
微博:http://weibo.com/u/2733273132
↑欢迎来搅基【何。

【双花】盛夏

01.

第九赛季结束之后,张佳乐把自己关在宿舍房间里闷了好几天,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出现过。

尽管他已经坚定了走下去的决心,对于失败也并不是那么的毫无心理准备。但是同样的事情经历了太多次,他还是觉得身心都疲惫不堪。明明只是想一个人在房间里安静一下休息几天,他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仿佛总是少了些什么。

比赛刚结束的那几天,张佳乐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扔在床上睡觉,以试图来忘记自己拿了第四个亚军的事实。但是那几天他的睡眠却并不好,每天都会做很多的梦。有时是梦见捧着亚军奖杯的自己躲在角落里黯然神伤,有时则是很重要的人离开了自己——尽管在梦里看不清那人的脸,但是伤心的感觉却无比清晰。偶尔还会梦见自己独自一人站在比赛的场地中央,满场的嘘声嘲讽穿透耳膜。

明明知道自己只是在做梦,却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清醒。梦境的片段与现实交织,张佳乐觉得自己几乎要被黑暗淹没。

 

住在隔壁的林敬言每天听着张佳乐房间里细微到几乎没有的声响,觉得有些担忧,却又不敢贸然冲进他的房间,只好给孙哲平打了个电话。孙哲平听完电话,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挂掉了,老好人林敬言举着电话又陷入了担忧,结果孙哲平当天下午就到了霸图。

林敬言觉得从百花出来的人,心思真是好难猜。

 

坐在飞往Q市的飞机上的时候,孙哲平脑子里全是张佳乐在赛后发布会上笑起来比哭还要难看的脸,还有他那句颇有些自嘲意味的“这种事,我不是早就习惯了吗”。

明明就是难过得不行,却偏要逞强。孙哲平心想,这人的性格真是和以前一点都没变。

 

尽管在电话里有听林敬言说张佳乐已经好几天没从房间里出来,但是推开房间门的时候,房间的惨状还是有些出乎孙哲平的意料。虽然以前在百花的时候,也基本都是孙哲平在收拾房间,但是张佳乐也算是比较爱干净的人,这种乌烟瘴气的情景并不多见。

孙哲平皱了皱眉,把桌上堆得老高的泡面碗扔了出去,然后拉开窗帘开窗通风,在屋子里盘旋了好几天的难闻的泡面味终于散出去一些。稍微收拾了一下扔得满地都是的杂志和矿泉水瓶子,最后把地上皱成一团的衣服捡起来塞进洗衣机。

孙哲平收拾的动作并不算特别轻,但是卷在被子里的张佳乐却仍然睡得迷迷糊糊不见醒。只是看他拧在一起的眉头就知道,这人并非做着什么甜美的梦。

“乐乐,快醒醒。”叫了他好一会儿,张佳乐才茫然地睁开了眼睛。

“老孙,你怎么在这儿?”张佳乐揉着眼睛坐起来,看见是他,于是打了一个哈欠,靠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

“快去洗个脸清醒一下。”看他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孙哲平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脑袋。

被扰了睡眠的张佳乐又打了一个哈欠,但还是听话地站起身,却不想他洗漱完毕走回来的时候,手里居然拿着一盒新的泡面。

看他准备撕开包装,孙哲平无奈,走过去抢下他手中的泡面碗,顺带给了他一个爆栗,“吃什么泡面,胃不想要了吗?不就是拿了个第二吗,下次咱们抢回来就是!”

张佳乐揉了揉被孙哲平打到的地方,刚想开口反驳什么,想了想,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孙哲平看着他这副模样就来气,又给了他一个爆栗,“我这样都没忧郁,你忧郁什么。”

“痛啊……”张佳乐本想打开他的手,可是看见上面的绷带就感觉心里被戳了一下。鼻子有点发酸,也不知是憋了好久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对象,还是因为藏了满心的委屈皆被那人看穿。

孙哲平叹了口气,一把将他揽过来,把他的头埋在自己肩上,听他仿佛极力隐忍的抽泣声,然后用手一下一下地轻抚他的背。

孙哲平没有再说话,但是他相信张佳乐一定明白。

 

那晚的晚餐最后还是吃了泡面——等到张佳乐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两人早已饿得不行,也懒得再出门,只好随便凑合了一下。

“特殊情况,下不为例。”张佳乐泡面的时候,孙哲平曲起手指轻轻敲了敲他的头以示警告。

张佳乐望着孙哲平缠着绷带的左手,心想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他好多钱,不然为什么这辈子自己都被他克得死死的,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呢。

 

02.

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张佳乐一眼就看见坐在电脑前的孙哲平和放在桌上的豆浆油条。外面的阳光正好,灿烂的金色从窗户洒进来,整个房间都沐浴在蜜色里,让人心生暖意。张佳乐觉得时光好像倒流回到了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尽管那只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却让他觉得幸福满溢。

洗漱完回来,张佳乐叼了根油条凑到孙哲平身后看他的屏幕,孙哲平倒是没在玩荣耀,戴着耳机聚精会神地不知道在看一部什么电影,张佳乐站在身后都没有发现。

“这什么呀。”张佳乐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咬着油条口齿不清地问他。

“盛夏光年,苏妹子她们在群里推荐的,无聊就看看。”见张佳乐醒了,孙哲平取下耳机。

“名字倒是挺应景的……诶老孙我们去海边好不好!海边!”屏幕上男女主角正好在沙滩上散步,金色的沙滩和碧蓝的大海看得张佳乐心痒痒的。这些年他几乎都宅在宿舍打游戏,即使是退役的那两年也只是在K市附近随便走了走。到了Q市以后虽然离海很近,但是也都忙着训练鲜少出门。

“好。”孙哲平见他恢复了精神,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答应道。

 

张佳乐一直觉得,他和孙哲平之所以能成为默契无比的搭档与两人的性格脱不开关系。孙哲平对于他似乎有用不完的耐心,自己虽然有些没主见,但只要在孙哲平的身边,就不会觉得害怕。他们就像是两块不规则的积木,却能恰好拼合成一个完整的形状。

 

“不就是出个门吗,随便穿一件就成。”恢复了元气的张佳乐不愿再呆在宿舍发霉,正好孙哲平过来的时候也没带什么东西,就决定晚饭后一块儿出门逛街。结果张佳乐站在堆满衣服的柜子前翻了半个小时都没有想好要穿什么,孙哲平只好随手拿了两件塞给他,然后关上柜子禁止他继续浪费时间。

“哇靠老孙你的品味太奇葩了,红色的裤子加红色的衣服,大红花啊这是!”虽然乖乖的穿上了孙哲平拿出来的衣服,但是张佳乐还是狠狠鄙视了一下孙哲平的品位。

“不是挺适合的么。”孙哲平笑着揉了揉他的一头乱毛。“就像个小太阳一样。”他心想。

从以前开始张佳乐就喜欢穿颜色鲜艳的衣服,说是看着心情都会变好,那时孙哲平还不以为意。只是退役之后,自己也在不经意间受了他影响,偶尔心情烦闷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穿一件色彩鲜艳一些的衣服。明知道只是心理安慰,但却会因此想起那人的笑脸,心情莫名的也就好了许多。

虽然不能理解张佳乐五彩缤纷的品位,孙哲平却很喜欢看他穿红色的衣服,配上他笑起来的嘴角弧度和小酒窝,比太阳都耀眼。

 

张佳乐进到商场之后就跑得不见人影,早已经习惯了的孙哲平拿了需要的东西之后,推着购物车慢慢走着,偶尔也觉得每天都能像这样清闲惬意就好了。当然,前提是张佳乐不会做出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

比如现在,孙哲平看着张佳乐递过来的亮黄色小鸭子图案沙滩裤,感到一阵无力。

“你都多大了,还穿卡通图案。”无奈的吐槽了一句,正打算放回去,又听见张佳乐说,“上次张新杰给老韩买的蜡笔小新,老韩还穿着它在战队里绕场一周呢。上吧老孙,成为打败韩文清的男人吧!”

脑补了一下蜡笔小新和韩文清的组合,孙哲平觉得,霸图的人果真是深不可测。

再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沙滩裤,本来觉得很幼稚的小鸭子突然就变得可爱起来,于是他默默地放进了购物车里去排队结账了。

所以说,恋爱中的人啊,智商这种东西大概早就不存在了吧。

 

03.

兴奋得几乎整晚没睡的张佳乐是被外面的雨声吵醒的,原本只是以为有人敲门,迷迷糊糊爬起来去开门,结果打开门就被夹杂了水汽的风吹了个清醒。水顺着屋檐流下来,密集得几乎连成线,豆大的雨滴砸在玻璃窗户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路面甚至已经有些轻微的积水,就只是打开门的这一小会,张佳乐的裤腿就已经被溅起的水花沾湿了。

得,这会儿在家就能看海了。

知道今天肯定是出不了门了,张佳乐只好瘪着小嘴去挠还在睡的孙哲平。孙哲平睁眼看到这人委屈的小表情,再看了眼窗外,一下子就明白了情况。只好把人拽回床上,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哄他,“乖,再睡会,说不定起来雨就停了。”

有个幸运值跌破字母表的恋人,生活中真是充满了惊喜啊。

 

暴雨整整持续了一个星期没有停歇,那一个星期两人只好在宅在宿舍里。下雨时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让人分不清白天黑夜。两人都不是作息规律的主,每天睡到中午才醒,也懒得再顶着大雨出门觅食。干脆在食堂随便吃一点,然后回到宿舍里,煮一壶的清火润肺的花草茶,一起窝在电脑前看苏沐橙她们推荐的烂俗言情剧,或是一些有趣的新闻。却是都默契的选择了不谈游戏,毕竟这是两人几年来唯一一个一起度过的假期,他们都不想再去被游戏分走生活中的重心。

一起上网的时候,张佳乐特别喜欢毫无形象趴在孙哲平的背上,孙哲平每次都嘲笑他像只八爪鱼一样。嘲笑完了,却是反手握住他垂在自己脸侧的手,然后十指相扣紧紧握住。

日子过得平平淡淡毫无惊喜,两人却甘之如饴。之前一直埋藏在心中的一大堆问题,也早已伴随着彼此的笑容烟消云散。

 

晚上他们很早就躺在床上,张佳乐睡眠浅,总是辗转好久才能入睡。孙哲平便陪着他聊天,从战队聊到家庭,然后聊到未来的生活。

有天张佳乐突然说起孙哲平刚退役的时候,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拿着冠军嘲讽他一脸。然后他在黑暗里轻轻笑了一声,也不知是在傻乐还是在自嘲。

孙哲平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下了这个话题。“乐乐,冠军对你来说是梦想,还是执念?”

“是梦想也是执念。”张佳乐对于这个话题意外的没有开玩笑,认真地回答道。“老孙,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以前确实是想为了你拿个冠军,我一直都相信你会回来,但是我仍然替你不甘心。”

“可是现在你回来了,虽然看上去是个毫无夺冠希望可言的战队,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仍然希望亲手拿到冠军。虽然在赛场上我们是对手,但不论怎样我都会为你加油的。当然,如果我们相遇,我也会尽全力战胜你。”

“所以老孙,这次我是真的想为了自己拿个冠军。虽然我一直是个容易软弱退缩的人,但是现在既然已经不顾一切地决定了加入霸图,不论如何我都会坚持下去,也算是为了不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留下遗憾吧。”

也不理孙哲平有没有在听,张佳乐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这些话憋在他心里好久,他并不是感觉不到孙哲平地担忧,但孙哲平从不问起,他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乐乐,你知道吗,其实我现在最大的梦想只是而是每场比赛能多打几分钟。”孙哲平轻描淡写地说着,可张佳乐听起来却觉得透着苦涩。伸手握住他受伤的手,那只手上仍然缠着雪白的绷带,纱布的质感接触在皮肤上很粗糙,又有一点点痒。

“但是我并不觉得不甘心。”仿佛感到身边人低落的情绪,孙哲平又继续说,“我仍然想拿冠军,但我不会再为了冠军而忘记了享受比赛本身的快乐。”

“乐乐,希望冠军对你来说只是前进的动力,而不是负担。”

 

隔了好久都没听见动静,孙哲平凑近了去看,那人已经闭上眼睡了过去,也不知刚才的话他有没有听见。伸手轻轻将他揽入怀中,然后用下巴亲昵地蹭了蹭他的头顶,却是没看见怀中那人偷偷勾起了嘴角。

一夜无梦。

 

04.

好不容易盼到停了雨,虽然天还没有立刻放晴,但已经在宿舍呆了一个星期的两人还是决定出门透透气。雨后的天空干净得犹如水洗过,空气里带着一丝凉气,让人感觉很舒服,偶尔还能闻到淡淡的花香。

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儿,正觉得有些无趣打算回去。却是张佳乐眼尖,看见公车站台上的招牌上宣传着Q市有名的啤酒节,一看时间,正好是今晚开始。爱凑热闹的张佳乐必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拿出手机查清了路线便拖着孙哲平向着场地进发。

两人到的时候刚是6点,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舞台上的设施也还在进行最后的调试。观众席零零散散坐了几个人,张佳乐本想趁着时间早去占一个好的位置,结果刚迈出步子就被孙哲平拎了回来。

“去吃饭。”孙哲平敲了敲他的头。

Q市的海鲜特别出名,美食街上的小摊上也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海鲜。两人进了一家看上去还算靠谱的店,张佳乐在摊子前点了一大堆见过的没见过的生物,孙哲平似乎还看见他指了一下放在角落的海星。本来想要阻止他,又见他像小孩子一样用长长的筷子去戳了两下那只海星然后露出惊喜的表情,最终还是没开口,想了想应该也不会中毒。

菜上得很快,大概是为了响应节日,老板娘还热情地送了他们两罐啤酒。没喝过酒的两人四目相对愣了楞神,最终还是孙哲平先拉开了拉环。

“就当是庆祝一下。”他举起易拉罐。

“恩,庆祝咱们都回来了。”张佳乐也举起罐子和他碰了一下,故作帅气地灌下一大口,然后看向孙哲平吐了吐舌头说。“真难喝。”

外面突然响起了激昂的音乐和人群的欢呼呐喊,孙哲平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猜测是节目开始了,正想着要不要快点吃完出去大概还能看个后半场。却听张佳乐开口说道:“不看了,节目哪儿没得看啊,还没咱们的繁花血景好看呢。”

看着他已经开始泛起红晕的小脸,孙哲平心想,这人不会这么快就醉了吧?

就像是为了证实他的猜想,张佳乐拿着筷子使劲儿戳碗里的酱猪蹄,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孙哲平你这个老混蛋,丢下我一个人,没良心没人性,戳死你戳死你戳死你”,念叨完了拿起来,恶狠狠地咬下一口,看得孙哲平背后不禁升起一阵凉意。

果然是醉了,孙哲平抚额。

默默地伸出手想拿走他前面的啤酒罐。结果张佳乐一把打开他的手,然后“啪”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指着他说,“孙哲平,你怎么能这么始乱终弃!”瞬间入戏的速度快得让孙哲平觉得他可以立马转行去演电视剧。

满头黑线的孙哲平在周围群众意味不明的的眼神围观中把喝醉的张佳乐拖出了饭馆,张佳乐还在手舞足蹈地发着酒疯,孙哲平只好将他挂在自己背上,以免他波及路人。

背上背着一个喝醉的人,孙哲平怕他摔下去,也不敢走得太快,花了好大功夫才从熙攘的人群中挤出来。背上的张佳乐似乎是折腾累了,没再继续乱动,只是嘴里不知道嘟哝着什么。他温热的呼吸有节奏地轻轻吹在自己耳畔,感觉就像是有一簇小小的火苗灼烧着心脏。孙哲平想,大概自己也喝醉了。

 

回到宿舍把已经睡死的张佳乐扔到床上后,孙哲平自己也累得躺下不愿意再动。张佳乐翻了个身过来半压在他身上,孙哲平转了转头,他的脸近在咫尺,在酒精作用下仍有一点泛红,有些长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眼睛。孙哲平用手指细细描绘他好看的脸部轮廓,从额头到下巴,张佳乐大概是觉得有点痒,不安地缩了缩脖子。孙哲平轻声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吻住那人柔软的唇瓣,甜甜的,就像小时候吃到的糖果。

“孙哲平……”梦里的张佳乐轻声呢喃。

孙哲平反手关掉床头的台灯,然后将怀中的人抱紧,轻声回答他。“恩,我在。”

 

05.

夏休期临近结束的时候,张佳乐终于如愿去了海边。

就像是好不容易盼来了春游的小孩子一样,平时都要赖床到中午的张佳乐这天早早就起了床,然后换好了衣服去挠还在睡的孙哲平。

“这么早你要去干嘛?”孙哲平洗漱回来才注意到外面的天还是黑的,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刚四点。

“看日出呀,海上日出!”

“好。”孙哲平觉得只是看着他开心的脸,自己就能无限满足。

 

凌晨的街道很冷清,两人走了很久都没有见到一辆车,所幸住的地方离海边并不是特别远,走路二十分钟就能走到。

他们身后的影子被路灯拉得很长,张佳乐玩心大起,故意落后孙哲平半个身位,踩起了他的影子。孙哲平看他玩得不亦乐乎,也不去阻拦他,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等到张佳乐玩腻了抬起头,一眼便看见孙哲平的背影。记忆里这个人永远都挡在自己前方,让人温暖又心安。

沙滩上已经聚集了不少来看日出的人,两人找了个角落并肩坐下。一起看着太阳破开黑色的天幕,从厚厚的云堆里一点点冒出头,最终升上看不见的高空,将整个天空和海洋都染成明亮的金色。张佳乐兴奋的拿起手机想拍照,却只能拍出一屏幕灿烂的亮光。

远处跑来一个小姑娘,手里捏着一束不知道哪里摘来的野花,抽出来一支递给他们,奶声奶气的对他们说:“大哥哥,你们真般配。”然后又跑到下一对情侣身边,递给他们一支花,送上懵懂而纯真的祝福。突如其来的祝福让张佳乐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假装不在意的把玩着手中的花,然后用余光偷偷地瞄着孙哲平。似乎是看出他的害羞,孙哲平伸出右手轻轻覆上他撑在沙滩上的左手,张佳乐挣扎着想抽出,孙哲平却握得更紧。张佳乐觉得自己连耳朵根都在发烫,只好躲进那人怀里,却不知这姿势在旁人看来更加暧昧。

“你在害怕?”头顶的孙哲平突然开口问他。

“你不怕吗?”张佳乐声音闷闷地反问。

“为什么要怕?”

“我也……不知道。”似乎是被连续的反问问得有些发懵,张佳乐坐起来,看着孙哲平的眼睛。“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得不分开怎么办?”

“不会有这一天,我不会放手的。”典型的孙哲平式的狂妄。

莫名的就觉得心安,不必再继续追问理由与结果。不过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张佳乐却觉得堪比世间最坚固的誓言。他知道从此未来的路即使再多坎坷,前方也都会有一个人为他披荆斩棘。重新躺回孙哲平怀中,张佳乐觉得周围的一切声响都不复存在,他的脑海里只回响着那人坚定的话语和胸口传来的沉稳的心跳,他闭上眼睛,觉得舒服极了。

 

他们一起度过每一个白天黑夜,看每一场日出日落,牵着手经历每一次的季节变换和人生起伏。

他们穿着相同的衣服,用着同样香味的沐浴露,他们十指紧扣,相拥入眠,不分彼此。

他们曾经形影不离,他们曾是最好的搭档,是亲密的伙伴,是心灵想通的恋人。也曾分离过很长的时间,一个人独自前行的时候曾经看不清未来,绝望的时候甚至以为这一生再也不会相见。

但命运其实早已将他们拴在一起,永不分离。

-END-


评论
热度(34)
©咔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