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咔

小学生作文存放地wwwww
微博:http://weibo.com/u/2733273132
↑欢迎来搅基【何。

【双花】下午茶番外·马卡龙


    你吃过马卡龙么?

    没错,就是那陈列在橱窗中,标着昂贵价格的法国甜点。

    十分小巧玲珑,被誉为如同少女的酥胸。

    那种甜腻的口感,让不少人难以消受,却仍有数以万计的人趋之若鹜。

    像极了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爱情。

    

    01.

    退役之后的日子十分平淡,张佳乐在把K市能去的地方都走了个遍之后,小脑袋左摇摇右晃晃,打定主意要去旅游。

    鼠标一甩,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了好几个旅游页面,一时间,房间里充斥着密集的鼠标点击声,把孙哲平吓了一跳。

    “乐乐你这是又抽的什么风?”虽然早就习惯了张佳乐的跳跃性思维,但如果放着不管的话,一定会出事的。

    “老孙我们去旅游吧!我看H和J这俩地儿不错啊,可漂亮了!”张佳乐的行动力不容置疑,三下五除二就锁定了目标,接下来只要拿下孙哲平就可以准备出行了。

    “就你这身体素质,往那儿一站得靠氧气瓶活吧?”孙哲平嘴上这么说着,却也没真拦着不让张佳乐去。最近两个月天天坚持晨跑,张佳乐的万年宅男体质也算是有很大改善,腰酸次数明显减少,生活质量直线上升。

    “我们后天出发怎么样?我机票和酒店都定好了,你放心,一点没给你省钱,都定的最贵的!”张佳乐笑嘻嘻地凑近孙哲平,眉眼弯弯,像极了恶作剧成功的熊孩子。

    孙哲平也不恼,老神在在地看着张佳乐越凑越近,头微微前倾,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眼前人的唇瓣,满意地看到张佳乐红着脸往后一缩,悠悠地回了一句:“成!”

    

    行程就这么定下来了。

    张佳乐包办了订票、理包等大小事宜,孙哲平则负责买单、出卖体力。

    两个行事如风一般的汉子踏上了旅途。

    

    K市的机场离家里有点远,所幸张佳乐定的中午的机票,两人也不用起个大早,10点从家里出发就能赶上。

    不过两人都低估了一件事——张佳乐的幸运值。

    明明是周末,路上却出奇地堵,等两人好不容易赶到机场,飞机早已起飞了。还好下午四点还有一班飞机,只是这样一折腾,到J地宾馆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张佳乐在飞机上睡得不踏实,前一天晚上又像个要春游的小学生一样乐个半死,好不容易撑到宾馆,头一歪,整个人栽进床里就不想起来了。

    孙哲平拿他没辙,虽然有点小心思,这时也只得先放一放了。

    嘛,还有两个晚上,今天就先放过他好了。

    

    两人定的是半自由行,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就要跟着团队出发,孙哲平本以为张佳乐会赖床,没想到这货竟然比自己更早醒了。

    张佳乐自个儿醒了之后也不去洗漱,眼睛直直地盯着孙哲平,越看越喜欢,偏头凑上去亲孙哲平的脸,被胡渣弄痒了,就嘻嘻地笑,可算是把孙哲平也弄醒了。

    “乐乐,你牙刷了没?”孙哲平成心要逗他,黑着一张脸作嫌弃状,手却不老实地溜进了张佳乐的T恤里,长年握鼠标训练磨出的茧刮着腰侧,被张佳乐一个翻身甩掉了。

    “对哦,我去刷牙了。”张佳乐索性将计就计,远离孙大灰狼,去和自己的牙刷亲热了。

    大灰狼望着小红帽一蹦一跳的背影,暗自咒骂自己嘴贱。

    今天,似乎也是吃素的节奏啊。

    

    02.

    早晨的小插曲灭了孙哲平的兴致,长了张佳乐的威风。

    小红帽小手一挥,两件熊猫外套到手,自己穿了还不够,硬是要给大灰狼套上。本以为孙哲平穿着会十分滑稽,没想到竟然毫无违和感,张佳乐不免一愣,没过几秒又做出个痞子味十足的表情,勾了勾孙哲平的下巴,“可塑性很强啊,下次你在下面试试?”

    孙哲平不怒反笑,“行啊,你在上面,自己动。”

    张佳乐没蠢到不懂这话里的意思,鼓了个包子脸盯着宾馆餐厅的烤面包机,打定主意早餐期间绝对不理孙哲平。

    

    旅行社的车子接好了人,向景区进发。他们住的地方离H地大约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张佳乐打算睡个回笼觉,靠在椅子上就一动不动了。

    长长的山路弯弯曲曲,坐在车内的人也不时左右摇摆,张佳乐的小脑袋一会儿撞到车窗,一会儿又砸在孙哲平的肩膀上,愣是没睡着。

    张佳乐这边正在晕着,孙哲平一只手已经伸了过来,揽过张佳乐的肩膀,把他的脑袋扣在自己右肩上,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道:“睡吧。”

    简单的一个动作,隔绝了旅途的颠簸,让人顷刻间就安下心来。

     

    车子终于停靠,却不是到了景区,而是先让旅客下车吃午饭。

    好不容易叫醒张佳乐,孙哲平把睡得迷迷糊糊的人拉下车,在饭桌前坐定。

    团餐自然吃不到什么好东西,张佳乐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随便吃了几口菜就坐在那边发呆。孙哲平不习惯这边的口味,也没怎么吃,反倒是和同车的一个小正太玩起了游戏。

    很幼稚的游戏,简单的你拍一我拍一,也不知道孙哲平哪来的耐心,竟能就这样陪着小正太玩了半小时。小正太稚嫩的掌心拍在孙哲平的大手掌上,软绵绵的触感让孙哲平轻声发笑,张佳乐看在眼里,一时有点恍惚。

    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盘旋而上,缠绕在张佳乐心间,挥散不去。握着筷子的手颓然松开,张佳乐用脚踢了踢孙哲平的椅子,见对方竟没有反应,蹭地从椅子上跳起,趴在孙哲平背上,牙齿咬着不久前还充当着枕头的右肩,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用力。

    孙哲平由着他胡闹,手上仍在和小正太玩着拍掌游戏,直到小孩的母亲来抓人了才停下。

    两人的姿势过于招摇,明眼人都能看出点苗头了。不过大家倒也都不是什么爱嚼嘴皮子的人,依旧嘻嘻哈哈和自己的同伴交流着,时不时好奇地往这边瞥一眼,也不会做太久的停留。

    深谙决不能就这么晾着张佳乐,孙哲平这次却没先开口,静静等着张佳乐发问。

    他大概能猜到张佳乐闹别扭的原因,却还是希望张佳乐能自己说个明白。

    憋了半天也不见孙哲平有丝毫变化,张佳乐终究是忍不住了,头埋在孙哲平的颈窝里,低声问道:“老孙,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小孩子。”

    “还行。”孙哲平应得很快,手抓着张佳乐垂在身旁的爪子,轻轻摩挲着对方的指腹。

    “你是不是很想要孩子。”浑身透着一股子狠劲儿,张佳乐又张开嘴,死死咬着孙哲平的肩膀,恨不得撕下一块肉似的。

    “不想,”大大的手掌轻抚着肩膀上的小脑袋,孙哲平突然一使劲,把张佳乐整个翻了过来,框在怀里,痞气十足的笑容挂在脸上,“把你当儿子养就行了。”

    似乎是对答案不满意,怀里的人翻了个白眼,死命想要挣开在腰上作祟的手,像极了溺水的旱鸭子,扑腾着翅膀无力地翻滚。

    “跟小孩子置什么气,我最喜欢谁你还不知道么?”

    张佳乐不折腾了。

    

    03.

    几经颠簸终于到达了H地,导游帮着买了票之后就不见了踪影,张佳乐啃着包饼干精神抖擞,拿了个照相机对着孙哲平就是一阵连拍。

    乘索道上了大半座山,张佳乐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抓着孙哲平的袖子生怕自己反应过度失足滑下山。

    风景自然是不错的,但爬山的累还是让张佳乐苦煞了一张小脸,看着孙哲平气不喘倍儿有劲的样子,心里更加不服气,头顶着大大一个“怨”字爬着台阶。

    路上有很多吸氧站,张佳乐买了根小管子跃跃欲试,故意装成呼吸困难的样子,却掩不住眼中好奇的神色。新鲜劲过了之后便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在站点管理人员不安的视线中一蹦一跳地离开了。

    终于抵达了山顶,看见了缤纷神秘的五彩池,张佳乐一下子窜了出去,在拥挤的人潮中努力前进,想夺取前排位置一览众山小,却碍于阻力,渐渐只能随波逐流,在人海中挣扎。

    孙哲平其实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压根也没想挤进前排看风景,但没办法,张佳乐喜欢呀,看着他在人群中奋起、随即被淹没的样子,孙哲平脑袋上挂了一排井字,终究是放心不下,咻地投入人海,拎着张佳乐往前走。

    狂剑士大刀在前披荆斩棘,迅速避开人浪,弹药专家则不断迷惑着敌人的视线,左一脚右一脚地在人群中添乱。名震联盟的繁花血景,应用在现实生活中也依然难逢敌手,双花组合一路可谓畅通无阻,终于抢到了第一排的观景位置!

    张佳乐摆弄着手上的照相机,间或偷拍一下站在他身旁的孙哲平,眉眼弯弯笑得十分开心,全然忘记了爬山的疲惫。孙哲平见他如此高兴,心中也不免一动,扯过张佳乐的手臂把他拉进怀里,寻思着找人帮他们拍个合影。

    正巧边上一个女生拍完了照正要走,孙哲平赶紧把人喊住,特真诚地拜托她帮忙拍照。女生脸上出现两朵莫名的红晕,看上去有点小兴奋。她让两人再靠近一点,喊了一二三茄子,一张拍完还嫌不够,拍了四五张才满意地停手,征求了两人同意后,又取出自己的手机来拍了一张,说是要留作纪念。

    “老孙,我怎么觉得那妹子有点怪怪的?”张佳乐看着那女生一步三回头的依依不舍样,背后寒毛直竖。

    “赶巧碰上了荣耀粉?不至于吧。”孙哲平虽然也觉得哪里不对,但他终归是不信运气能有这么好,随便找了个人都能认识他们。

    孙哲平运气是没这么好,但这不是还有张佳乐在么。

    后来两人在看电竞之家之时,发现某篇由匿名热心读者提供图源,内容大致讲述昔日荣耀双花组合惊现H地,退役生活缤纷多彩的报道时,十分后悔自己当时怎么就没多留个心眼。 

    至于后来在职业选手群被一干人等羡慕嫉妒恨的时候,两人很淡然地表示,不服你们也退役呀?!惹来一溜儿的翻白眼呕吐表情,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个妹子发来的“秀死快”。

    

    04.

    景点的美妙风光欣赏完毕,接下来就只剩下痛苦的下山旅程了。

    张佳乐整个儿就像蔫了气的黄瓜,弯成个月牙状,蹲在路边一动不动了。

    孙哲平伸手去拉,也不见有丝毫动摇,铁了心就是不走了,小嘴儿叫苦连连,手捏着小腿儿不停叫酸。

    孙哲平拿他没辙,连哄带骗往下走了一段路,给他买青稞饼吃还嫌不够,硬是又吵着买了根老粗的香肠,才又磨磨唧唧地挪了几步。

    张佳乐嘴上吧唧吧唧啃着香肠,还时不时抽空抱怨几句累得慌,小嘴儿油亮亮地,孙哲平一个晃神就亲了上去,吓得张佳乐手一抖掉了大半根香肠,在地上灰溜溜地滚了几圈,被路过的游客啪叽一踩,彻底死无全尸了。

    这下可算是让张佳乐抓到把柄了,死活闹腾着就是不肯走了,眼睛红红的,也不知道是被孙哲平突然的举动吓得,还是纯粹悼念逝去的香肠君。

    在快要被围观的前一秒,孙哲平一狠心,直接抱起张佳乐就往山下走,耳边不时传来一阵阵惊呼,还有莫名的窃笑声,却都比不上此时怀里人乱七八糟的心跳声。

    公主抱这个姿势,被抱的人十分舒服,而抱人的那位,则要痛苦许多。张佳乐也知道孙哲平其实已经挺累的了,此时再这样抱着他下山,手的负担可想而知,他知道此时应该主动下来自己走,但是,却犹豫了。

    一会儿就好,再任性一会儿就好。

    张佳乐把头埋在孙哲平的颈窝里,呼吸间都是对方的味道,带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明明是很有攻击性的一个人,却总是给人可靠而安心的感觉,让人不知不觉渐渐上瘾,再也不舍得放开。

    孙哲平感到环着脖颈的手不断加紧,张佳乐像是撒娇一般轻轻蹭着他的下巴,张口说出的话带着浓浓的依恋:“老孙,我自己走吧。”

    “你行不行啊?”把张佳乐轻轻放下,看着那张憋红的小脸,孙哲平严重怀疑他走着走着就会晕过去。

    “行!怎么不行啦!不就是下个山么我还能累死不成!”张佳乐拼命给自己扇风降温,脚下也不闲着,开始往下走。

    此时距离门口大约还有3000米,路边有用油漆画的数字,每50米标一下,像是在激励那些下山的游客。

    张佳乐就数着那些数字,在心里默默给自己加油。两人的手始终牵着,旁人的侧目也没能改变分毫。

    一个小时过去了,路边的数字已经减至100米,张佳乐也终于看到了出口。

    他拉着孙哲平一阵狂奔,脸上笑靥如花,最终停步想要欢呼胜利之时,却被眼前的一块牌子惊得呆在原地——距离出口还有400米。

    “他喵的什么玩意儿!老子不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佳乐彻底炸毛了。

    

    05.

    其实吧,离出口只剩下400米了,一会儿就能走到了的距离,再努力一把就行犯不着折腾。

    但是张佳乐就是憋着一口气,感觉自己被欺骗了感情,说什么都不肯走了。

    孙哲平这次也没再多费心思哄他,直接往张佳乐面前一蹲,两手弯成弧形放在背后,“上来吧。”

    换做平时,皮薄馅多的张佳乐一定不乐意在大庭广众下放下廉耻爬上孙哲平的背,但此时,早已被气疯的他全然顾不上这些鸡毛蒜皮的细枝末节,身子一斜双手一环,就趴在孙哲平后背上做挺尸状了。

    两人是团里第一个到出口的,导游看见孙哲平背着张佳乐下来,还以为出事了,忙急着要打120,被孙哲平一把拦住。

    “没事儿,他就是折腾累了,休息下就好。”无奈地听着背上传来的轻鼾声,孙哲平对这个秒睡的小屁孩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

    

    等同团的游客好不容易到齐,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此时回酒店差不多有三个小时的车程,辗转醒来的张佳乐听到这个消息,啃鸡腿的手顿了一下,腮帮子气呼呼地鼓起,狠狠掐了下孙哲平的大腿,以示内心的愤慨。

    车内的空气十分浑浊,由于下了大雨,又不能开窗,张佳乐翻来覆去睡不着,屁股坐得一阵阵发麻,恨不得冲出车子痛快淋一场。

    没有开灯,黑漆漆的车子里,只能凭借路边微弱的灯光,来确认身边人的存在,张佳乐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孙哲平紧闭的眼,数着睫毛打发时间。

    灯光跳跃不定,忽隐忽现,数了好久也没能数清,张佳乐鬼使神差地拿出手机,把屏幕上明亮的光照在孙哲平的脸上,打算继续数睫毛,却不料他这一举动彻底闹醒了对方,手机直接被缴械,双手被钳住,低沉的声音透露着主人此时不佳的情绪,“乐乐你闹什么。”

    “不通风......睡不着......屁股麻.......难受......”声音委屈得像是被虐待已久的小兔子,出口的话没有丝毫逻辑可言,却还是让听者心中一软,也顾不得身躯的疲惫以及被吵醒的怒气,就想着做点什么,让这个小家伙精神起来。

    领着小家伙坐到了最后一排,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他躺下,右手伸到对方的屁股上揉搓,想帮他缓解一下麻痹感,却被不领情地拍开。

    “我,我自己来。”羞怯的语气轻轻地传来,张佳乐双手伸到屁股上按捏,没几下过后便觉得哪里不对,赶紧停下动作整个人挺尸状不敢动弹。

    谁也没想到,张佳乐揉屁股的动作达到了当面自慰的效果,小孙同志乖乖立正敬礼了。

    机智的张佳乐决定这种时候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

    

    06.

    按理说,这种时候不天雷勾地火惊心动魄地来一发是不科学的,但是往往,事情总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首先要感谢孙哲平伟大的自制力,但最值得感谢的果然还是车上糟糕的环境——张佳乐,光荣地,吐了。

    幸亏孙哲平眼明手快,抄起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垃圾桶兜在下面,否则绝对是一场惨不忍睹的大悲剧,不过即使这样,也没好到哪里去就是了。

    张佳乐把晚饭吐了个干净,空气中飘着一股酸涩的鸡肉味,这种时候孙哲平要是还硬得起来那就是变态了,小孙同志立马稍息,顺带还有点嫌弃的意味在里面。

    给小家伙擦嘴、喂水、顺气、安抚,一通工作做完,两个人都累得不行,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到宾馆了。

    

    好不容易进了房间,已经十点半了。

    张佳乐吐完之后人是舒爽了,但是胃可就惨了,一直叫唤个不停,饿得慌。

    两人压根没准备什么吃的,此时饭店也已经关门,张佳乐也知道自己今晚上只能饿着了,却也不想就此消停下来。

    他秉着大家饿才是真的饿的主旨,贯彻饿不到你的人就饿死你的心的方针,对没有吐掉晚饭的孙哲平同志进行了严厉的打击报复——洗完澡嚷嚷着好热好热,只穿了条四角裤就在房间里乱晃。

    孙哲平觉得他再忍下去就要变成忍者神龟了。

    所以他毅然决然地吃掉了张佳乐小兔子,才怪。

    有的时候,张佳乐的幸运E是会救他一命的,比如现在。

白花花的身子正在那边得瑟着呢,不知怎的突然脚下一软,一个抽搐,整个人就一脸累爱地趴在床上起不来了。

“......”孙哲平彻底沉默了。

    “......”小孙同志觉得好累,感觉再也不会立正了。

    可以不理张佳乐么?

    答案是否定的。

    “起来,我给你揉揉。”满脸黑线地走过去,刚碰到那人的手臂就被颤抖着挥开,孙哲平更郁闷了。

    “......你放心,今天不动你。”内心小小地吐槽一声今天哪还提得起兴致,孙哲平轻轻按捏着张佳乐的小腿肚子,淡淡地开口。

    张佳乐憋屈地不行,却也知道是自己自作孽,小脑袋斗争了几百个回合也没拉得下脸跟孙哲平道歉,纠结着,纠结着,就睡过去了。

    即使张佳乐睡着,孙哲平也没停下手中的动作,仔仔细细地帮他舒展每一寸。完事之后,狠狠掐了一把面前挺翘的小屁屁,满意地看见梦中的某人皱起眉头,无知觉地伸手揉揉屁股,轻轻在他耳边说,“这笔账我先记着了。”

    

    第二天仍然是一大早就要起床的节奏,孙哲平被张佳乐折腾了一晚上,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吃早饭的时候都在发呆。

    张佳乐看着也觉得有点愧疚,跑过去对着孙哲平一阵嘘寒问暖,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地很。

    今天要去的地方是J地,离宾馆只有5分钟的车程,张佳乐事先在网上看过攻略,对地图小做研究,大致定下了观景的路线。

    在景区门口排了老长的队,好不容易乘上了观光车,张佳乐长腿一迈,抢到了靠窗的座位,兴致勃勃地准备观景。

    然后,他就悲剧了。

    攻略上明明写着一进去先坐在左边,张佳乐的脑回路今天似乎也没对上,坐在了什么景色都看不见的右边。

    “没事儿,回来的时候再看就行。”孙哲平揉揉他的脑袋,总算是成功阻止了就快要蹦到左边去和小孩子抢位子的张佳乐。

    观光车到站停靠,他们随着人群一起下车,徒步行走,直至下一个站点。

    他们一起欣赏每一处风景,用相机记录下一切点点滴滴,张佳乐甚至用微博同步播报着他们走过的每一个景点,诉说着,他有多么快乐。

    等到晚上,众职业选手结束一天的训练打开微博,看着满屏的张佳乐晒幸福以及孙哲平一条不漏的点赞,除了送上满屏的秀死快,似乎也只有怒双向能表达他们现在的心情了。

    就像是被人逼着吃了一百个马卡龙,脑海中只剩下一个腻字,却又不忍拂了别人的好意。

    不,哪来的好意啊,这绝对是世界的恶意好么!

    单身不易,人艰不拆。 

    

    07.

    J地真的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地方,大大小小的景点虽多,却不像昨天那样累人。各景点之间都有观光车可以送达,需要走的路程并不是很多,虽然小腿依然酸痛,但张佳乐却一直很有精神。

    午饭是贵得要死的泡面以及火腿肠,其实价格倒不是重点,两个人都不差钱,但是吃不饱就坑爹了。

    这几天的消耗比较大,所需的食物也相应增多,张佳乐吃了三根火腿肠还嫌不够,想着再来碗方便面,却被孙哲平一把拉走了。

    “垃圾食品不能多吃,晚上去饭店点几个菜,现在先忍着!”今天的张佳乐特别乖巧,被孙哲平这么一说,就安分了下来,寻思着晚上要多点几盘肉,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两人今天的战力都十分充沛,没有张佳乐拖后腿,进度也十分顺利,下午四点就已经把所有的经典观览完毕,乘上了回景区门口的观光车。

    出了景区,没等导游和同团的其他游客,直接一通电话打过去表示自己先回酒店,导游自然也不会有所阻拦,就嘱咐几句路上小心便挂了电话。

    张佳乐舔着刚买的甜筒,美滋滋地等着晚饭,孙哲平看他这样子,也不管现在还没到饭点,直接回宾馆放完东西,就出来吃饭了。

    当地的特色菜两人都不爱吃,点来点去,上桌子的还是司空见惯的几道家常。两人聊着这两天琐碎的点滴,再不时对菜肴品头论足一番,等吃完饭回房的时候,竟也快要六点了。

    隔天早上的飞机定的是8点的,按照机场和宾馆的距离推算,最晚5点也必须出发了。

    孙哲平虽然觉得有点可惜,但还是想着回去再折腾也不迟,匆匆洗了个澡就打算睡了,却没想到,张佳乐又犯二了。

    穿着印着卡通图案的四角裤,刚洗完澡的皮肤还泛着粉红色,孙哲平的淡然维持到张佳乐爬上他的床的一刻,崩塌了。

    旅游之前还念叨着怕某人狼性大发,定的双人床以防万一,这时候怎么就主动爬上某人的床了呢?

    事实证明,张佳乐的小脑瓜在想什么,你永远都别想弄明白。

    “老孙,你帮我揉揉腿呗?”盈满笑意的眼睛泛着纯良的光,让人一时分辨不出这是故意还是无意,孙哲平只能先委屈着小孙同志,敬职敬业地给披着兔子皮的小狐狸揉腿。

    张佳乐四肢大敞,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在身上游移的手十分老实,不该碰的地方全都没碰,似乎真的只是按摩师,来给顾客舒缓身体的。

    “你还真能忍啊?!”小狐狸终于露出了真面目,狡黠的笑容明晃晃地,不断刺激着孙哲平的理智线。

    “别闹。”这次倒是孙哲平坚决不上钩了,按摩的手也停下,改成轰人的姿势,想让张佳乐去他自己床上睡。

    张佳乐整个身子斜靠过去,双腿分至两侧,跪趴在孙哲平面前,手环上对方的脖子,呼出的热气喷在孙哲平脸上,波光流转的眼中满是笑意,“真不要?”

    玩家百花缭乱对你使用了僵直弹。

    玩家百花缭乱对你使用了燃烧弹。

    玩家百花缭乱......

    难道就这么干瞪着眼看弹药专家擦枪走火?

    小看狂剑士的下场是很可怕的哦。

    尤其是开了血气唤醒的狂剑士。

    

    08.

    第二天的飞机票很愉快地改签了。

    而且是直接签到了隔天早上。

    倒不是没有当天的航班了,只是一早醒来的张佳乐玩心大起,又成功延误了一架班机,为避免他持续发抽,孙哲平索性定了隔天的机票。

    两人多逗留了一天,却也没再出去游山玩水,而是呆在宾馆宅了大半天。

    张佳乐捏着手机,在QQ群里和叶修大吵三百回合——当然,是他单方面在吵,叶修只是很贱地回复。

孙哲平也会时不时突然冒出几句,大神级别的秀恩爱绝对不同凡响,基本是一句一个坑,砸得众人内心十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连叶修也只能沉默不语,加快了点烟的节奏。

没有人不羡慕,这份不用小心维系,却能直到地久天长的爱情。

 

    09.

    有着马卡龙般甜腻的味道,唇齿之间满是禁忌的口感,被许多人嗤之以鼻,却不改其特色,独行其道。

    远观之时,或许会被神秘的外表迷惑,不断猜测其复杂的内在,暗自沉沦在自己天马行空般的想象之中。

    然窥其根本,你就会发现。 

这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爱情故事。

 

    -Fin-


评论(7)
热度(58)
  1. fuafu咔咔 转载了此文字
©咔咔 | Powered by LOFTER